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洞察视点 >校方揭8岁儿满身伤痕‧少妇投诉保姆鞭打 >

校方揭8岁儿满身伤痕‧少妇投诉保姆鞭打

  • 洞察视点
  • 2020-07-18
  • 800人已阅读
校方揭8岁儿满身伤痕‧少妇投诉保姆鞭打(柔佛‧新山)38岁工厂女工申诉,她在一年多前将两名分别8及7岁的儿子交由保姆日夜照顾,并且声明不能严重体罚她儿子,保姆也应声承诺。可是,最近她的8岁儿子却遭保姆用籐鞭打得满身是鞭痕,双手臂、手背,右脸及屁股都留下籐鞭打过的痕迹,令她气愤不已,也担心孩子从此留下无法磨灭的心灵创伤。住新山百万镇并在新加坡工作的张桂婵说,她是透过儿子以前的托儿所介绍下,将8岁的吴健力、7岁的建飞交由住在新山实达英达的凯伦(34岁)照顾。她指出,要不是健力就读的新山宽柔五小蔡校长的通知,他们还一直被蒙在鼓里,不知儿子被打伤。她说,蔡校长不忍学生被保姆打得遍体麟伤,通知儿子的大姑来校带回健力,并劝他们不要继续将孩子将由保姆照顾。她指出,其实在保姆照顾她儿子几个月后,她就曾发现儿子身上有伤痕,但伤势并没这次这幺严重。公开事件让保姆反省“当时我就有问保姆为何打健力,保姆以健力坏蛋及功课不会做作为藉口。我再次向保姆重申不能打得过份,保姆也点头答应。”可是,她指出,週三(7月1日)那天保姆又再度过份出手,她觉得必须将事件公开,让保姆自我反省。针对儿子被打,她说,赔偿只是其次,她要让保姆反省,因为这样的管教方式对孩子心智发展造成很大的影响。她指出,他们已于週三报了案,也带孩子去医院验伤。她说,虽然保姆事后已承认自己犯错,不过她会视保姆的反应以决定接下来会採取的行动。数学不会做籐鞭往头打谈起被打的经过,吴健力说,这段期间他被打都是因为不会做功课的关係。他指出,週三(7月1日)早上9点,他起床刷牙沖凉就开始做功课。他说,由于有3个数学题目不会做,保姆就用籐鞭往他的头拼命的鞭。他一直哭,并用双手护头,所以手臂及手背都留下伤痕。他指出,过后保姆给了他4块饼乾及一杯美禄,他就上学去了。他说,在保姆家住的期间,他每天只吃两餐,早上不是吃饼乾,就只是吃印度煎饼,晚上回去保姆家则有饭吃,大多是保姆打包回来的。保姆:我不小心才下手重被指出手太重打伤男童的保姆凯伦澄清说,她纯粹是因为不小心才会下手太出力,且间接伤及男童头部。她今日(週五,7月3日)在丈夫陪同下现身在记者会上时,情绪相当不稳定,且当场激动哭泣。询及她是否曾鞭打男童时,她也当场承认。“他很不听话,行为反覆,我才会那幺生气”不过,她说:“我是要打他的手,可是他用手顶住头部,我才会意外打到头。我知道自己下手太重,所以当时就马上向他道歉了。”她说,她并没有如男童所说那样亏待他,平常他们一家人吃甚幺,男童也吃甚幺,而非早餐只有4块饼乾。此外,男童的零用钱,她也有照给。虽然承认有鞭打男童,但她否认如男童所说那样,几乎每天都打他。她指出,男童母亲一行人事后来她家时,她看到一整班人,心里感到很害怕,所以才迟迟没有现身。但之后,她也有向各方道歉。保姆丈夫曾掴男童保姆凯伦的丈夫也说,他曾掌掴男童一巴掌,理由是男童向同校车的同学讨钱,引起同学的不满。他指出,他当时只是要男童承认自己做的事情不对,没想到下手重了些。“我在隔天发现他脸上的手印还在,知道自己的力道重了点,我当时还叫太太带他去看医生,而这些都不是故意造成的。”此外,他指出,太太是“管过了头”才会造成现在的局面。他说,当初带小孩时,他们已事先声明管小孩会比较严格,对方父母也没有反对。“我太太不应该这幺傻,她应该管吃、管住就好,不应该连小孩的功课、在校内的情况,还有连带成绩单也由她来处理。现在对方就是抓住小孩头部受伤的事来据理力争,我们也无话可说。”“坦白说,他们要我们做的我们都做了,该道歉的也道歉了,我们还能怎样呢?”他指出,太太在这件事后也感到很内疚,甚至难以入眠。据悉,除了当面道歉外,他们也有传送简讯表达心中的愧疚,并祈求原谅。弟弟也被打伤张桂婵说,除了健力被保姆打伤,其实7岁的健飞也有被保姆打,只是伤势没健力那幺严重罢了。她要求保姆向儿子道歉时,虽然保姆已向儿子说对不起,不过保姆的丈夫对于他们的兴师问罪,自辩说自己的孩子也是这样教的。她指出,两个孩子的保姆费每月是1500令吉,她从未拖欠过,而且还自己提供孩子要用的日用品、牛奶及美禄,保姆却如此对待她的儿子。“我也常在新加坡购买孩子喜欢吃的水果及肉类给孩子,不过我在电话中问起孩子,孩子却说没吃到。”她披露,他们週三报案后,很迟才到保姆家接走健飞及搬走孩子的东西,当时只有保姆的丈夫出来见他们,保姆则躲了起来。她在屋内找了一阵,才发现保姆躲在门后。“我要求保姆向儿子道歉,她起初没回应,过后才说出David(健力的洋名)对不起的话。”至于保姆所发的道歉简讯,她指出,这是在他们带回孩子后的凌晨时分,保姆才发来的。大姑:保姆叫侄儿隐瞒被打吴健力的大姑宝玲说,由于健力就读的学校只有保姆的电话,健力是将她的电话告诉校长后,她才知悉健力被保姆打伤的事,当天马上就到学校了解情况。她指出,当时她见到健力后,两人都哭了,校长也叮咛她带健力去看医院。过后,她就带健力到新山福林园一带的一个诊所接受治疗,这才得悉在5月5日那天,保姆也曾带他到过同一家诊所,原因是健力在前一天被保姆的丈夫打了一巴掌导致脸肿了起来。“当时医院问保姆,孩子怎会这样时,保姆却推说孩子是因跌倒而脸肿的。”她说,健力这时才告诉她,保姆叫他别把事情说出去。男童受惊拒到保姆家经过被保姆打伤的事件,吴健力说他再也不要到保姆家了。张桂婵只好暂时再将两个儿子交由健力的大姑照顾。吴健力说,在保姆照顾期间,他也曾被保姆的女儿以骚痒具丢中眼睛。张桂蝉说,原本两个儿子是由儿子的大姑宝玲照顾的,但因大姑后来生了自己的孩子,无暇照顾才托保姆照顾。保姆除了照顾她的两个儿子,还有照顾一名出生只有几个月的女婴。她补充,週三当天儿子被带回家时,还一直处在惊魂未定的状况,手不断发抖,这几天也睡不好及吃不下食物。‧2009.07.03